精准的语言  让沟通更有效

                15618628760




因特普林法律翻译事例
作者:yinte           时间:2021-10-03 15:27:26

2020年8月23日正式结束80万字的法律文件翻译,涉及语种有英语,日语,意大利语,葡萄牙语等,8月24日8位参与翻译审校于上海凯宾斯基酒店召开庆祝会,并就项目过程中遇到的法律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

Representation and Warrantyno litigation representation and warranty clause1.No Litigation. No instigation is pending or threatened against the Target.

flat representation and warranty实践中很少会这样写,因为公司或多或少都会涉及诉讼,这里目标公司也是如此。而且这样写,对于卖方来说风险太大了。作为卖方的律师,必须要对它加以限制()。最常见的做法,是列出已经知道的诉讼,包括未决的()和可能的()。于是,卖方律师对上述条款作了修改,变成下面这个样子:,它主要是用来配合陈述和保证条款的。也就是说,陈述和保证条款中放不了太多内容,可以专门在里面放。由此,也被称为。这样看来,似乎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已经知道的诉讼都列出来了,卖方的风险成功转移给买方。但是,我们假设卖方律师非常谨慎,他觉得还不够。为什么呢?

?卖方不敢确定。说不好就有某个人在准备针对目标公司提起诉讼了呢。于是,卖方律师大手一挥,将上面的条款改为下面这种形式。迫于谈判能力,买方律师也接受了。


这样,卖方不知道的可能的诉讼,这块风险又转移给买方了。就是说,假设存在这种诉讼,买方得自己负责。

什么算是卖方知道()?显然,口子不能开的太大,要确定一个具体的标准。于是,他又进一步修改了这个条款,变成下面这个样子。


这样修改之后,基层员工的知道就不构成卖方的知道,即便基层员工知道目标公司存在某个可能的诉讼,卖方也无需为此承担责任。于是,风险进一步转移给买方。

CEO睁着眼说没看到,那怎么办?所以,这里的知道标准还需要进一步具体化,不仅仅是实际知道(),还包括应当知道()。卖方律师觉得也有道理,而且三番五次已经占了不少便宜,也得给买方点甜头,不然买方律师不好交差,交易告吹,对双方都不利。


4. No Litigation. Except as stated in Schedule 3.14, no litigations is pending or, to the knowledge of any of the Seller’s three executive officers, threatened against the Target. For the purpose of this representation and warranty, “knowledge” means, cumulatively,

(b)the knowledge that each executive officer would have had after a diligent investigation.

imputed knowledge至此,买卖双方终于达成一致,条款暂时这么敲定了。